飲鴆止渴。

想做一个很酷的人。

【策瑜】长风万里 (U0-6)

一篇课间十分钟的摸鱼。
不敢写史向所以摸了一个现代校园设的故事
很OOC,可能过了半个月之后它就被删掉了。
好。

似长风万里。

U0
孙策第一天见到周瑜,是在初三下学期开学考结束,重新分班的那一天。
他来得早,在教室里找到了写着自己名字的桌子,特开心地坐下。坐不了一会儿,觉得无聊,就像老人讲的故事中的大马猴一样上蹿下跳。
跳累了,孙策规规矩矩地回到座位上坐着,班里进来了另外一个同学,一言不发地坐在他前面。孙策立马双眼放光,拍拍他后背,说:“喂,你好,我是孙策。”
孙策本来拟定对方听见他的名字会一愣,于是又哈哈笑着说:“怎么样?同名三国历史人物,厉害吧?”
对方的确愣住了,缓缓的转过身来,他带着一副黑框眼镜,皮肤白皙,剑眉飞扬,薄唇微微抿着,有些泛白。
“周瑜。”他扯出一个苦涩极了的笑,说,“周瑜,周公瑾。”
孙策愣住了。
他的声音那么孤独那么寂寞,仿佛千年之后树都老了,故人白发重逢。①


U1
孙策愣住了,他怔怔地盯着周瑜漆黑的双眸,他似乎看见了千年之前的那场大火,他的眸中,似乎映出了漫江烽火,浮尸百万的赤壁之战。
“伯…孙策?”周瑜见他愣住,只唤了他一声。
“啊?”孙策回过神来,习惯性地应到,张张嘴,却只问了一句。
“你戴了美瞳吗?”


U2
周瑜被孙策的跳脱思维弄得有点儿发愣,他只是摇了摇头。
孙策嘿嘿一笑,凑过去亲热地搂住他的肩膀说:“我们可是总角之交,骨肉之好,怎么样,要不要和我一起混?”
周瑜勾勾嘴角,等着他的下文。
“哎我说,你爹怎么给你起了这个名字?难不成也是像我爹一样中二病犯了?”孙策大大咧咧地问。
“瑜者,美玉也。我父亲极喜欢玉器,他很想让我成为像玉石那样温和的人,又恰巧在读三国,就顺口起了这个名字。”
“哈,可以可以。隔壁班有个鲁肃,我有个弟弟叫孙权的在另一个年级。”孙策兴致勃勃地掰着手指算,“反正都是我吴国的,改天我介绍给你啊。”

U3
周瑜也乐了,连声答应。
孙策絮絮叨叨的:“也不知道鲁肃那小子考不考的进一班,他说他爹特别喜欢鲁子敬,他还没出生的时候就决定叫鲁肃了。”
周瑜想了想,说:“那你比较占便宜,我们都要叫你主公。”
开始孙策没反应过来,愣了五秒钟之后突然捶桌狂笑,吓坏了背着书包走进来的鲁肃。


U4
周瑜是相信前世今生的,而且他相信自己的前世就是周瑜。
最初的梦境断断续续而含糊不清,他只依稀记得有一人同他策马奔腾,唤他公瑾,与他一起叱咤风云。后来长大了,鲜衣怒马变成了浮尸百万,烽火漫江。自己身边跟着一个略显稚嫩却英气十足的年轻人。而原来在他身边眉眼如画的那人却不见踪影。近些日子,修罗战场又变为那最初的少年,在他怀里停止了呼吸。每天都是重复的梦境,周瑜几乎能够记住那少年与他说的每一句话,但却一次又一次在梦境中与他天人永隔。醒来后,他犹不停喃喃道:“伯符…”
江东已不复当年山清水秀的小渔村,更无处再有战火连绵。
周瑜也没想到,自己能在这儿遇到孙策,鲁肃,甚至孙权。


U5
待周瑜回过神来,孙策已经和鲁肃聊得火热。
孙策眉飞色舞地说着,一边说还一边比比划划。鲁肃则一脸严肃,是不是提出一两个疑问,是个合格至极的聆听者。
孙策看到周瑜望向他们这边,笑了两声,说:“这可是我的总角之交——公瑾大人是也,来来来,认识认识。上辈子说不定都是吴国的将,这辈子就都是同学啦!”
鲁肃眯眯眼睛,遂而笃定地说:“你记得。”
孙策有点儿怔,问:“记得什么,你们俩以前也认识吗?不能啊,鲁肃我门儿清,倒是周瑜你,我怎么从未见过你呢?”
周瑜不置可否,只是笑笑说:“周瑜,周公瑾。”
“鲁肃,鲁子敬。”


U6
第一节课的内容只是收作业和发书。
孙策一直都是一班的学生,和老师熟悉,就被揪去当苦力发书。他摇摇摆摆地抱着一大摞书走过周瑜身边时,周瑜问:“要我帮你发书么?”
孙策愣了愣,随后笑眯眯地说:“不用了,同学,你交作业啊,我看你桌面上空荡荡的,假期没写作业,去哪儿浪了?”
周瑜站起来,接过孙策手中的大半摞书,摇摇头说:“我是转学来的。”
孙策也不抵抗 ,只将书又向上托了托,恍然大悟道:“怪不得我从未听说过你,不过你能考进一班,挺厉害呀你。”
周瑜只淡淡地说:“是吗?我可听说过你的不少风流事迹。”


①出自《龙族》




没了(…。
短小精悍,阅后即焚的快餐。

评论(4)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