飲鴆止渴。

想做一个很酷的人。

无关风月 Unit.0

一篇王喻,西幻paro
许久之前的脑洞,某一天写出来的
毫不走心,bug极多
可能会在某天改一改吧
原著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没了(…。


路旁的神树上结出了硕大的果实,龙蛋上蔓延出细小的裂缝,精灵们收集花朵的香气,时光一族的巫女们举起了手中的权杖。光明大祭司手指轻抚过排列整齐的书脊,吟游诗人歌颂冒险者的传奇。人鱼少年沉默地端详自己在水中的倒影,血族盯上了血液芬芳的人类少女。炼金术师失望地拿出黑糊糊的实验品,不愿离开的亡灵痴情地跟随着生前的爱人。小酒馆的罐子里塞满了各式各样的钱币,法师蹲在画好的结界里手中升起了火球。

王杰希小心翼翼地从墙角后探出头来,手里拿着一瓶绿色的药水。

他已经三天没好好睡觉了,眼窝旁边有着一圈淡青色,每天半夜他都会蹦起来惊恐地喊:“我的药水!魔蟾蜍被人抢走了!那是最后一味配方!”

活像个神经病人,不是吗?高英杰服侍他再次睡下,拿走他放在枕边的瓶瓶罐罐,沉默地拉上了房门。


昨天晚上,王杰希躺在他灰色的帐子里,忧郁地望着刘小别。

“我找不到那瓶蓝色的试剂了。”

“我很久之前就把它的配方丢掉了。”

“也就是说,我再也调配不出它了。”

“可是有很多的药剂都需要它。”

“老师…或许,我昨天去买草药的时候,看到了一个装着蓝色试剂的瓶子,放在花园后面。”刘小别终于找到插话的机会,试探着说。

王杰希从床上坐了起来,直勾勾地盯着刘小别。

“但是我今天没有再见到它,它被人拿走了。”

王杰希“咕咚”躺了回去。

“我好像看到拿走它的那个人了。”

王杰希又坐了起来,眼中燃烧起希望的火焰,刘小别一惊,向后退了几步,手在袍子上搓了搓。

“我看到了他的背影,他裹着斗篷,似乎在斗篷上施了法,我隐隐约约可以看见那斗篷右下角…”

“右下角什么!”王杰希几乎被刘小别弄疯掉,瞪大了眼睛大喊。

“有一条鱼。”





TBC一下
估计U1得等到下半年才能写,瘫。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