飲鴆止渴。

想做一个很酷的人。

【秦沐】走马(四)

#都市浪漫狗血爱情故事

#娱乐圈paro

#破镜重圆



今天回忆杀




走马(四)

 

 

阳光从练习室没拉紧的窗帘斜射进来的时候,秦奋终于意识到已经傍晚了。

 

他自虐一般地把自己锁在练习室里,一整天跟着音乐无数次重复相同的几个动作,因为不想吃公司提供的健身餐干脆没有吃午饭。连着蓝牙音箱的手机早就电量告急,柜子上的水杯见了底,衣服干了湿湿了干,镜子上都蒸腾起雾气,地下有几块很明显的水迹。

 

前途好像一直很渺茫,在沙漠里行走的旅人始终找不到绿洲,再坚定的意志也会动摇。一直望梅止渴的结果是渴死,一直画饼充饥的结果是饿死。

 

他脱力地坐在地上,手臂搭在膝盖上方,手腕无力垂下。准备歇会儿起来继续练习的时候,却听见练习室的门响了几下然后被打开,来人的身子逆着日光,影子被拉得无限长。

 

——是韩沐伯。

 

韩沐伯把手里的乐扣餐盒递到秦奋面前,通过透明的盒盖能看见里面整整齐齐摆着的蔬菜与土豆泥,旁边还有几块鸡胸肉和虾仁。他漫不经心地坐在秦奋旁边,把饭盒塞进秦奋怀里,动作自然地给秦奋的手机插上充电宝,然后划开锁屏自顾自看起今天的训练视频来。

 

秦奋撇了撇嘴想说什么,就被韩沐伯堵了回去:“你好好吃饭,这不是公司的餐,是我自己给你做的,都吃干净了别剩下。吃完回去洗个澡再陪我去跑步,看你今天这状态举铁就算了。”

 

“...不,我是想说,你没给我带餐具。”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秦奋和韩沐伯真正过着同甘共苦的生活,字面意思的那种。

 

他们一起练习,不是什么很大型的有着系统运作的成熟公司,但练习室两个人用还是足够。体能训练的时候就头顶头看谁先平板支撑先倒下来,谁两头起做得更多。晚上练习结束后会一起回宿舍,为了谁先洗澡石头剪刀布。周末偶尔偷偷懒去电影院泡上半天,再跑去旁边的电玩城,抓娃娃打太鼓都要玩一遍。

 

他们是一种友人之上恋人未满的微妙关系,在电影院的微弱灯光里会指尖相碰,回家洗澡会玩一玩鸳鸯浴的幼稚把戏,买奶茶会用同一根吸管喝同一杯。但没有人先一步戳破,只是走在那像泡沫一般脆弱的独木桥两端。

 

几年后韩沐伯想起来,那根本不是什么独木桥,比起现在的境况,当年简直是一望无际可跑马康庄大道。

 

 

 

 

转折点是一个很普通的下午,韩沐伯和秦奋一如往常地站在训练室里学习今天新扒的舞。有两个八拍的动作非常快,腿部的动作更是富于变化,必须要通过一遍又一遍的练习来强化记忆,直到肌肉比大脑先记住。韩沐伯还在低头琢磨着舞步的先后,跟着音乐心里数八拍,就听见身后传来了一阵肉体与地板的碰撞声。

 

韩沐伯蹙起眉没有回头看,他以为秦奋只是太累了坐到地上,还想安慰一下秦奋说老秦累了你就先坐着歇一下不用急,却紧接着听见秦奋发出一阵微弱但是十分痛苦的声音,猛地转头就看见秦奋扶着膝盖痛苦地蜷在地上。

 

是韩沐伯把秦奋背上救护车的,下车时他扶过轮椅的手抖到让旁边的小护士都疑惑地看了他一眼,然后礼貌性地从韩沐伯手里接过轮椅,推着秦奋离开。

 

秦奋痛得脸都发白,深呼吸良久,终于颤颤巍巍地问出一句:

 

“老韩,你说我以后还能跳舞吗?”

 

韩沐伯晃了神儿一样地沉默,只是跟着秦奋后面走。听到这一句话心里痛得直抽,只能抢在护士姐姐即将说出来的当口礼貌性地拍了拍秦奋的肩膀,勉强扯出一个他看不见的微笑说。

 

“能,肯定能。”



 

可这事儿连他自己都不信。





——————TBC





FT:其实上次的为什么不辞而别其实是韩沐伯问的,是我没有表达清楚咯...今天的虐吗?不虐吧...(心虚)


评论(1)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