飲鴆止渴。

想做一个很酷的人。

【泊秦淮】不为谁而作的歌(二)

*流水账日常
*与前文相关不大,可直接食用
*前文请点进空间主页
*老夫老妻



梦为努力浇了水,爱在背后往前推。



去参加节目前有一段时间训练量激增。



那段时间没有爆满的公告,到大街上拉着手唱歌都不会被认出来,眼前又有新的目标新的山峰等着去攀登,索性躲进训练室泡一下午。


编舞,扒舞,练习,体能训练,任谁做完这一套下来都得龇牙咧嘴满头大汗,秦奋跟韩沐伯更不例外,两个人本来就争强好胜力求完美,在这方面更是对自己堪称“严苛”。训练完的衣服能挤出一地水是常态,秦奋甚至回想起了自己一二年做练习生的拼搏,当时他的膝盖骨还没被南韩残酷的造星熔炉给熔掉。


暮色四合两个人才往回走,私家车太堵就塞着耳机挤公交,等来一辆几乎没人的空车能把他俩开心够呛。滴滴两声清脆的刷卡,乖孩子似地排排坐在后面。最近训练强度大,秦奋早早戴个护膝在腿上,宽松的运动裤膝盖鼓出来一块。他总忍不住去揉,韩沐伯就盯着他的膝盖看,灼热的目光穿过布制与纤维,扫描一样看得秦奋心里发慌,忍不住张嘴问:“老韩你干嘛呀。”


他耳机里播着的音乐音量大,他就自己没意识地声音巨大地问出声。韩沐伯比个手势让他把耳机摘下来,问他晚上准备吃点什么水果。



他们住的地方离公司不算很远,只不过人行道与天桥地下通道扑朔迷离,护栏一层又一层找不到路,走到家楼下的时候路灯刚好亮起来,把人的侧脸映得暖融融。韩沐伯嫌耳机戴久了头疼就收了起来,秦奋倒是乐滋滋地带着,嘴里嘟嘟囔囔哼点什么歌。拐角处水果店的老板经常看见他们两个一起走,也乐于见两个帅哥走在路上赏心悦目的,招招手主动问要买什么水果吗?


公司给他们订了减脂塑形餐,食材都在冰箱冷藏室,不大点个冰箱倒是塞个满满当当。秦奋取出生菜莴苣荞麦面,再从刚才拎回来的水果袋子里摸出个奇异果,零零碎碎准备做个沙拉当晚餐。冷冻层还有两块鸡胸肉可以吃,酱汁要芝麻酱和千岛酱。韩沐伯也把做晚餐的大事交付给他,自己捞过下午的几件衣服丢进洗衣机。淡紫色的洗衣液顺滑而芳香,沿着瓶口完美的弧度落下。


啊,岁月静好。韩沐伯忍不住这么感叹,有点俗,但是真的是这样的。突然可以不用考虑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出道或雪藏,成名或埋没,先确定一会吃完饭谁洗碗就好。


后来石头剪刀布韩沐伯输了,于是秦奋撒手咣当歪在沙发上刷手机,韩沐伯任劳任怨刷完碗去洗手间接两盆水回来放在沙发前准备泡脚。这还是秦奋妈妈上次打电话来告诉的,训练累了泡脚可以放松,还有助于睡眠。



韩沐伯没想到他们两个向上向善根正苗红的小年轻这么早就开始养生,奈何脚一伸进热水里是真的舒服,韩沐伯蜷缩起身子发出小猫一样的哼唧声。秦奋挂着耳机眯缝着眼,手机屏幕闪着光不知道在播什么。过一会水凉,韩沐伯准备擦擦水去倒掉了,秦奋这个时候突然睡醒了似的坐直,身子挪一挪往他那边凑,然后猛地抬起脚再落下去。


结果就是韩沐伯刚擦干的脚连着一大截裤腿都湿透了,刚想转头发脾气就又被溅了一次。嗨我这暴脾气,韩沐伯不饶人,跟着也开始幼稚的游戏。


当然,结果是什么,结果就是盆里水的水位低了两个格,原木地板遭了殃。韩沐伯玩累了在沙发上瘫着,扭头一看秦奋还在听歌,嘟嘟囔囔跟着唱。他只能听出来貌似是韩文,从贫乏的词汇储备量里还分辨不出来歌词,尤其是加上秦奋口齿不清的双重buff。


“秦奋你别老带耳机,声音还开那么大对耳朵不好。”他没忍住唠叨两句,秦奋坐起来把另一边耳机往他手上塞,你听两句,真的好听。韩沐伯半信半疑塞进耳朵,还是逼着秦奋调小一大截音量。


“좋아 좋아 좋아 하고 내 모든 걸 줄꺼야

너의 이 마음 나한테 하나도 안 감추고 싶은”


"喜欢你
好喜欢你 想把我的一切都给你
对你的这颗心 我一点都不想隐藏"



洗衣机轰隆隆地响起来,然后又停下声音消失没有,接下来又开始甩干。韩沐伯凭着自己可怜巴巴的韩文储备辨认出了一句话,然后缓慢地勾起了唇角。秦奋在一边小心翼翼地瞟他,心里的小算盘啪啪响。


좋아해요.



最后地还是秦奋擦的,因为韩沐伯威胁他不擦地就不给他衣服挂晾衣服。但是其实后来韩沐伯心疼他的膝盖就蹲下来帮他擦了几下,秦奋一边半蹲着傻乐,一边琢磨着明天多买回来个牛油果加餐。



——TBC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