飲鴆止渴。

想做一个很酷的人。

【泊秦淮】不为谁而作的歌(一)

*瞎写的日常流,挺水的
*时间线倒叙的几个小故事
*老夫老妻设定


 
原谅我这一首,不为谁而作的歌。
 


秦奋那天回家有点晚,外面天黑的彻底,玄关处脱鞋时鞋底撞到地面的时候咣当一声溢满了客厅,屋里的灯全都消极怠工着,最亮的一点还是他身后走廊橙黄色的声控灯光,从身后打过来像是“真男人从不看爆炸”似的拉长他的影子。


阳台的窗子留了个缝,通过玻璃拉门吹着没完全盖紧的窗帘飘飘荡荡。卧室里稍微有一点忽闪忽闪的光亮,他只穿着袜子走到卧室门口,地板还是他和韩沐伯亲自去挑的原木色,前天俩人才一人一块抹布呼啦啦擦了个干净。
 


韩沐伯坐在屋里端着手机,没开音量看视频,眼睛时不时不自觉地眯缝几下。手机屏幕的光在黑暗中格外显眼,五光十色地映在他脸上。秦奋没刻意放轻脚步,他刚从外面回来甚至没脱风衣外套,带着的点寒意扑头盖脸在小屋子里格外明显,发凉的手指尖刚一碰上韩沐伯的脖子韩沐伯就炸毛了,手机滴哩咕噜转了一圈磕到桌子边又倒扣在地上,彻底没了最后一点光源。
 


“秦奋你这人...你有病啊,干嘛去了手这么凉,还往我脖子里放。”韩沐伯似乎因为太久没说话,嗓子有点哑。他在黑暗里瞟了秦奋一眼,弯腰抓着边缘保持屏幕朝下的方式把手机拎起来,再小心翼翼地把手机反转过来,前后左右摸着黑看一遍——哎呦赶巧没碎,碎了你就等着。
 


罪魁祸首估计没想到他那么大反应也吓了一跳,伸手往旁边的墙上按开关,钨丝通电一点五秒钟后灯亮起来,骤然变亮的环境又把韩沐伯吓得手一抖,秦奋咧嘴笑笑当作没看见。
 

“我跟磊子学的,他说你们北方人见面都这么打招呼。”
 

“我跟你说你就是故意的,进屋不穿鞋就为了吓我,赶紧把鞋...”
 

“你看什么呢?”秦奋突然打断他的话,饶有兴趣地凑过去看他处于亮度最低的手机屏幕。韩队长手一哆嗦就按下锁屏,结果太紧张偏离到音量键上面,他还连按好几下,欢快的《恋爱循环》就从他手机还不错的外放音响中播出来,诡异又搞笑。
 


“啊这个啊,我也看过。”秦奋完全没有意识到场面尴尬似的盯着逐渐亮起来的屏幕看了一会,满意地看到“等我回家”“第一次接机”等等名场面,才缓过神来瞅一眼进退两难的韩沐伯。
 

韩沐伯退出锁屏一条龙下来把手机揣进兜里,嗤笑一声走出卧室的门把客厅灯也打开,往尚未被杂物侵占全部领土的沙发上一瘫,比走廊灯略亮一点的暖黄色灯光挤满了整个角落。秦奋跟着他走出去,拽着领子把风衣脱下来,也不折不叠就拎在手里。
 


场面一度有点尴尬,偷看他们俩CP频被抓包的事情不大不小,就差官宣了谁还差这个,只不过抓到对方手里就总跟个把柄似的,说不准什么时候被他抖出来笑一笑。糗事恒久远,一件永流传。他只能没话找话分散一下注意力,而不是跟秦奋继续讨论在你心中泊秦淮TOP10的名场面都是什么。
 

“窗帘没拉紧,我去拉上。”他挣扎着要从沙发上坐起来,却被秦奋一把按回去,膝盖抵进腿中间。
 


韩沐伯其实不太经常这样近距离地观察秦奋,除了有时候同住一张床睡醒的时候打量几眼他被天仙祝福过的好皮肤。同济之间无英雄,再好看的脸看久了可能也就同化成纪老板一个样,也许纪老板掏钱给他们买衣服刷卡的时候更光辉伟大一点。
 

其实仔细看看秦奋真的挺好看的,眼睛可能是李荣浩老师的三倍大,素颜时睫毛也长。鼻梁够高,灯光斜着过来正好打出阴影,徒添三分英气。嘴唇肉实而性感,看起来就,就......
 


“秦奋,接个吻吧?”韩沐伯突然开口。
 

秦奋其实被吓了一跳,他把韩沐伯按这儿下一步顺理成章就应该亲上去,可惜他土味情话储备量过多一时忘记了怎么发出浪漫一点的邀约,没想到韩沐伯主动来提。
 

看眼睛的话韩沐伯的不算大,眼尾上挑有那么一点点桃花眼,眉尾那颗痣在他心里是韩沐伯心动位置TOP5的一员。唇太薄了,无论什么时候嘴角都微微勾着,像是猫咪。
 

他把还没收起来的风衣一翻,罩在自己和韩沐伯的头上,刚刚才变亮的环境又一瞬间暗下去。风衣里带着秦奋特有的味道和一点烟火气息,萦绕在鼻尖有点暧昧,韩沐伯这个时候还有心思走神去思考一下这件风衣他穿没穿过。
 

“保护一下明星隐私,我们偷偷亲。”
 


他们真的接吻,窗外传来风声雨声,或者树叶摇摆的声音,它们都是观众,都是见证者。
 
 

于是过去很久后,韩沐伯还在宣布这个吻荣登他心里泊秦淮的名场面TOP3,至于TOP1是什么,谁也不知道。




——TBC

评论(5)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