飲鴆止渴。

想做一个很酷的人。

扯个大纲。

唠唠嗑。
今天又去刷了一下二位老年人看见镜子里的鬼的那一段,内心一阵波澜。

大田的反应还有奶里奶气的哀嚎太像脆皮鸭文学了,激动。

就很想写点什么呢,大伯不在家,大田被随便哪位坏心眼儿的小朋友拉去看鬼片。

虽然说没看两分钟大田就跑了吧,但晚上跟大伯搂着睡觉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回想,感觉自己整个人都沉浸在开头仅有的一点点恐怖氛围中。

然后就没睡好,蹬被子说梦话,往大伯怀里拱。

大伯迷迷糊糊被拱醒了之后低头一瞅,怀里一朵乱蓬蓬的蘑菇头,腿可劲儿往自己身上又是蹭又是缠,唇边一点口水印还继续嚷嚷着。

能怎么办呢,为了不吵醒睡在隔壁的弟弟们就只好用嘴堵住了。

好不容易大田终于醒了,还没搞清楚发生了什么就被忍无可忍的大伯这样那样。

然而接下来发出的声音可比梦话的声音大多啦。

[中间掺杂一段脆皮鸭文学]

再然后大田就没做噩梦,累得一觉到天亮。

最后大伯好好感谢了一下某位不知名助攻。

呜……真是太美味了。

评论(5)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