飲鴆止渴。

想做一个很酷的人。

突然诈尸。

给自己的生贺。



一篇周叶周。
本来想摸个小段子的,结果一不小心字数就爆了1000+。
时间有点匆忙,祝食用愉快。








第十赛季的一场常规赛,轮回对兴欣,兴欣主场。

一个小时二十三分钟后开赛。


周泽楷当天穿了一件白净简单的T恤,红格子外套的袖子被他卷起来,露出一段白皙的手臂。他就那么安安静静坐在候场区的软椅上,头微微扬起,不知道在盯着什么,手指搭在膝盖上,脊背拔得笔直,像个乖宝宝。

叶修没和战队的人一起,他站在南边儿一个跟楼梯间似的地方,观众席逐渐变得嘈杂的声音断断续续传到不算热闹的后台,冷清的气息去了大半。他就那么站在角落里,右手中指和无名指之间夹着根尚未点燃的烟,半张脸埋在和他眸子一边儿黑的阴影中。

“啪嗒。”

是火机被按下的清脆声音,周泽楷下意识转过头去,隔着说大不大的一块场地,远远地对上叶修黑亮黑亮的眸子,一小簇微亮的火苗暖暖的照亮他深邃眉眼,仿佛有引力在里面扯出一个漩涡,直直地把周泽楷吸进去。

叶修喷出一口烟,张牙舞爪地在他眼前糊了一片,周泽楷从椅子上站起来的动作被虚化,只能远远看见一个高大的身影直直走过来。

他咧了咧嘴,伸手推开身后的门,中央空调巨大的嗡嗡噪声不断撞击他耳膜。叶修扭头看了一眼快要追上的周泽楷,松开手直奔着洗手间去了。




场地方供给工作人员和选手们用的洗手间环境倒是好的很,跟大酒店里的标间似的。地面还贴了黄澄澄光溜溜的大理石瓷砖,估计沾点水叶修就能在地上劈个叉。

周泽楷虚虚靠在洗手台旁边,头微微低垂着,橘黄色的灯光从他右前方打下来,眼睫下一层小扇般的浓密阴影,衬得他皮肤多了几分暖意。

叶修扯着他的领口,把一颗毛茸茸的脑袋埋在他肩窝,细碎的头发轻轻扫着周泽楷细嫩的皮肤,呼出的热气扑打在他耳根处,弄得他心痒痒。手指夹着的一根烟颤颤巍巍的,烟灰要掉不掉,被叶修顺手按灭在了洗手台上。

周泽楷略一沉吟,用了几分力气搂着叶修转了个个儿,把他臀部压在冰凉的洗手台边缘。叶修抬起脑袋,眉头一蹙,还没等说话就被周泽楷狠狠堵住了嘴。周泽楷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格外凶狠地在叶修唇瓣上咬来咬去。叶修吃痛,干脆闭了眼,一只手伸入周泽楷后脑的头发,一只手顺着他腰线游走到腰窝,手心炽热得像块膏药。



一吻毕,叶修有些喘不过来气,手抵在周泽楷胸前,整个人有些瘫软下去。眉头还是紧蹙着,扯了扯周泽楷的衣服。

“周泽楷。”

“嗯?”周泽楷手环在叶修身后,肌肤与衣服布料相接之处滚烫得吓人。他低下头,嘴唇艳红,脸上一派餍足的满意表情。

“洗手台是湿的。”叶修从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字,“啧”了一声挑起眉头看他。

“……”





最后周泽楷脱掉了自己的红格子衬衫,把它松松垮垮的系在叶修腰间。他垂下眼帘,用那双好看的手帮叶修调整衬衫的位置,脸上看不清是什么表情。叶修懒洋洋的靠在墙上,任他动作。

两个人相对着无言了一会儿,周泽楷沉下脸来,拉开门准备先走。叶修就笑眯眯地摸出一根皱皱巴巴的烟,挥挥手目送周泽楷离开。
然后点燃,狠狠吸了一口后被呛到肺里,咳得撕心裂肺,眼角通红。













然后就没了。

评论(6)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