飲鴆止渴。

想做一个很酷的人。

叶黄 饮鸩止渴(1)

之前有摸过小片段的一条鱼,是一件小破车。
本来说好周一开完小破车的,结果今天去看了部电影有点儿吓萎了bu
一个开头,很短,写的时候神思恍惚,希望大家督促我写完它。




叶修尝试回忆那一天他为什么要叫黄少天出来。

可能是网吧里在播放追念斗神退役什么的吧,他独自站在墙角叼着一根没点燃的烟,打火机不太好用,几次都只有微小的火苗。幸而没风,他用手拢住了微小火舌,凑过去勉强点燃,深深吸了一口。

模糊泛白的投影屏上跳跃着的是荣耀的画面,一叶之秋手握却邪大杀四方,先是三连冠破了繁花血景,再是龙抬头的多方位剪辑版。有忠实的粉丝大呼小叫,隐隐约约看到老板娘也夹在其中拭泪。

画面闪了闪跳到哪一次全明星的团队赛,全明星们不知为何都认真起来,喻文州费力布局,一黑红一蓝白两道人影立在队伍最前头。

那是夜雨声烦站在他旁边。

雪白的剑身萦绕着缕缕银蓝色的光圈,映出少年明亮的双眸。他嘴角𠻗着半丝狡黠的笑,像是机会主义者发现了绝佳的空隙,机灵劲儿和他背后的操作者一模一样。

想起来了,那次全明星嘉世和蓝雨是一队。鬼使神差地,叶修伸出手摸了摸宽大的衣服兜儿,两颗硬币叮当作响。

打个电话?

叶修问自己,转了个身避开喧嚷的吵闹声,走到街角的电话亭里,雨刚刚停,天空是浅淡的红色,脚下的水坑影影绰绰倒映着街旁的景象。两颗硬币投进去,他熟练地按着电话键,斜斜倚在旁边被划花了的玻璃板上。

电话的听筒效果很好,“嘟嘟”的声音几乎可以说震耳欲聋了。叶修把听筒拿的离耳朵远了点儿,左手有一搭没一搭地扣着胳膊。

说些什么呢?叶修想。电话还没通,估计是没听到,或者看到陌生号码干脆没有接。

你好?

不行,我这说退役就退役没有给这位大爷报备,还不被他烦死。

那直接点儿,少天儿啊,我突然想和你来一发?更别提了,虽然自己想表达的就是这个意思,这么直白的说出来他自己倒是不会不好意思,黄少天受的震惊得有多大,万一喻文州还在他身边儿呢?



单调的嘟嘟声突然消失,一阵摩擦的刺耳噪音接踵而来。

通了。












没了。

评论(4)

热度(66)